上海自贸区注册公司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注册海外公司 > 正文

自贸区公司注册:自贸区金改纵深

【导读】<p>  目前有10余个国家40余家知名资产管理机构已经或即将在陆家嘴金融城设立机构。全球资产管理规模排名前50的机构中,有28家在陆家嘴设立了资管类外商独资企业。</p> <p>  为了申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贝…。百度非常喜欢"自贸区公司注册:自贸区金改纵深"这篇文章。
注册公司咨询热线:4006-772-123

作者:habao 来源: 日期:2017-10-31 13:18:58 人气: 标签:

  目前有10余个国家40余家知名资产管理机构已经或即将在陆家嘴金融城设立机构。全球资产管理规模排名前50的机构中,有28家在陆家嘴设立了资管类外商独资企业。

  为了申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贝莱德海外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婷最近很忙。“如果顺利,我们将发行第一只‘本土募集、本土投资’的私募基金。”

  届时,贝莱德将成为第五家获得中国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备案资格的外资资管机构。

  外资资管机构在国内设立WOFE(外商独资企业)并且陆续获准开展二级市场业务,得益于金融改革的持续推进。近两年,自贸试验区金融改革和创新取得一定进展,但随着金改走向纵深,如何取得进一步突破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上海财经大学自由贸易区研究院、上海发展研究院院长赵晓雷认为,上海自贸试验区进入3.0版之后,金融改革可与“一带一路”及亚投行的融资需求相结合,寻找突破口。

  金融改革吸引力

  “当得知富达利泰等全球资管巨头已经获准在中基协登记注册,成为私募基金管理人时,远在苏黎世的宝盛银行董事、总经理洛朗·鲁普(Laurent Rupp)显得非常兴奋,当即表示也想进入中国市场。”上海陆家嘴管理局办公室副主任何建木表示,“从正式允许外资在华设立WOFE,开展私募业务以来,我们看到外资管理人的兴趣空前高涨。”

  目前,外资资管公司进入国内需要借助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投资者(RQFII)等,帮助海外投资者投资A股市场和境内债券市场。为满足中国境内投资者投资海外市场的需求,则一般通过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或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DLP)。

  从2013年至今,上海一共推出了3批共15家机构的QDLP试点。得益于此,上海自贸区已逐渐成为国际知名资产管理机构在中国发展业务的重要集聚地。

  据陆家嘴管理局金融航运服务部相关负责人介绍,截至目前有10余个国家40余家知名资产管理机构已经或即将在陆家嘴金融城设立机构。全球资产管理规模排名前50的机构中,有28家在陆家嘴设立了资管类WFOE。而排名前10位的机构中,已有贝莱德、领航、富达国际、JP摩根、安联保险、纽银梅隆、安盛集团、德意志银行等8家落户上海。

  金融开放创新是上海自贸区改革的重头戏,4年以来,上海搭建了一个以简政放权、负面清单管理为核心的金融改革新框架,陆续推出了自由贸易账户(FT账户)、跨境投融资汇兑便利、人民币跨境使用等一系列金融改革制度安排。

  借助金融创新,上海正在成为企业和个人对接国际市场的重要窗口。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7月,上海自贸区内跨境人民币结算总额已达6736亿元,占全市的比重约为60%。共有55家金融机构通过分账核算系统验收,已累计开立FT账户约6.87万个,当年累计账户收支总额约40980亿元,月末FT账户余额约为2080亿元。

  走向纵深

  过去4年里,上海自贸区扎实推进金融改革,成果颇丰。接下来,金融改革应如何继续推进,要推进到哪一步?随着自贸区扩围,金融开放要扩大到什么范围?这些都是改革走向纵深之后值得思考的问题。

  从2008年就开始做中国市场的陈婷,可以说见证了国内金融改革的整个历程,“从十几年来的政策演变来看,中国的金融开放态度十分明确,这给我们这些外资企业很大的信心”。

  随着改革走向纵深,陈婷表示,企业方面最关注的还是政策的稳定性和一致性。希望在现有规定下,能够为外资机构提供更加灵活的运营选择,比如跨国公司地区总部的认定及相关配套措施。其中牵扯到城市自贸区内外的各级政府部门之间的协调与沟通问题,一旦出现脱节,可能会影响整个外资企业在中国区域的投资布局。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特华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最新发布的《自贸区蓝皮书:中国自贸区发展报告(2017)》也指出,当前自贸试验区金融改革和创新取得一定进展,但更多的是改善金融便利、提高服务效率的创新,银行业务发展模式方面的创新相对较少。比如,“融资难、融资贵”一直是中小企业面临的重要问题,自贸试验区银行业能否在这方面探索出可以推广的经验?又如,自贸试验区银行业金融机构能否在一定的程度上尝试混业经营?

  此外,随着全球经济和治理格局的变化,以上海自贸区为代表的中国自贸区战略,将从“追赶”变成“引领”,从对标国际到自主设计,这是自贸区建设面临的新情况。

  复旦大学上海自贸区综合研究院秘书长尹晨说,上海自贸区作为全国对外开放的标杆,实际上面临的是来自国际的激烈竞争。“在离岸业务企业所得税率方面,现在上海和新加坡的差距很大,我们税率25%,别人可能15%都不到。在不导致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的前提下,需要尽快探索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离岸税制安排。”

  借“一带一路”突破

  3月31日,国务院公布《全面深化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方案》(简称“方案”),这也是继2013年的总体方案和2015年的深化方案之后,上海自贸区设立以来国家出台的第三个改革方案,因此也被称为“上海自贸区改革的3.0版”。那么在3.0版中金融改革如何实现突破?

  赵晓雷认为,突破口就是和“一带一路”建设相对接,成为亚投行的国际融资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要为亚投行国际投融资需求提供支持,亚投行的使命不仅仅在于助力地区性的多边基础设施投资,它更是一个以人民币为主要货币的全球发行中心,是全球金融格局调整的谋势之举。在这样一个大格局中,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要凭借金融开放创新方面的先行先试经验与深化改革方面的优势,与“一带一路”、亚投行的投融资需求对接,成为“一带一路”、亚投行的国际金融连接端。

  赵晓雷建议,现阶段,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应重点培育国际性人民币债券市场,使之成为离岸人民币回流与亚投行投融资的一个重点环节。

  国际性人民币债券市场,是指债券以人民币计价和交易,境外人民币可通过FT账户体系进入的债券市场。有了这个市场,国际投资者可以通过监管层授权的代理机构买入在岸债券。国际金融机构,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也可以在上海发行以人民币计价和交易的SDR债券、绿色债券、资产支持证券等。

  更重要的是,中央政府、上海市政府可在国际性人民币债券市场发行国际投资者认购的“一带一路”建设债券,为离岸人民币提供有规模、有深度的在岸市场。目前,上海债券市场的发行量、交易量规模增长迅速,在体量、结构和信用评级等方面为国际性人民币债券市场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市场基础。(《环球》)

本文网址: